阿里云+钉钉+低代码,或许是To B互联网的正确打开方式_1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怪盗团(ID:TMTphantom),作者:裴培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5月28日,阿里云开发者大会,发布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:“钉钉搭”。据说是国内第一个低代码开发聚合平台。本来,在钉钉首页已经有了“宜搭”这个低代码开发入口,现在又升级了。按照钉钉的说法,“钉钉搭”将集成宜搭、氚云、简道云等低代码生态产品,构造一个低代码应用市场,让企业和个人开发者可以按需选购。

我在今年1月份钉钉第一次说低代码这个东西的时候,就判断这件事情影响会很深远。当时我有两个基本判断:第一是低代码对企业应用开发的意义,就像移动剪辑工具对短视频的意义(因为我自己是视频UP主嘛);第二是在钉钉这样的平台上,很可能长出一个低代码版的App Store.

什么是“低代码开发”?就是无需编写代码,或者只需要编写极少数代码,就能生成应用程序的开发模式。在这个模式下,可视化工具取代了传统的编码环境,让没有编程经验的用户也可以通过自由的“拖拉拽”,生成符合自己需求的应用。“钉钉搭”的目标是成为业界最繁荣的低代码应用开发市场。口气听起来很大,大家还在半信半疑。不过,在仔细阅读了相关文档之后,我感觉,这有可能是在中国做To B互联网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在研究互联网行业之前,我研究了整整七年的企业软件行业。国内比较著名的企业软件开发商,上市或者没有上市的,我多半都研究过,一大半还实地调研过。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:中国的企业软件市场发展为何如此缓慢?就算是历史最悠久、客户覆盖面最广的软件公司,营业收入也很难超过百亿量级。

是因为企业没有需求吗?如果是这样,那么IT部门就不会成为很多企业人数最多的部门了。某些大型银行内部的软件开发人数甚至超过了上市软件公司。

是因为价格太高,承担不起吗?站在软件公司的角度看,开价已经很不高了。整个软件行业的净利润率很少超过10%。企业软件是个辛苦活,这是业内共识。

后来我改行研究互联网行业,看到了消费互联网的强劲增速和巨大规模效应。我还看到了2018年以来,消费互联网公司纷纷涉足To B业务,做企业应用及服务。慢慢地,我逐渐认识到了中国企业软件领域的问题在哪里:

  • 环境变化太快,业务变化更快,管理软件难以解决管理问题,行业解决方案也解决不了行业面临的新局面。

  • 大型企业的数字化程度较高,但是对软件公司不够信任,主要依靠内部开发人员;中小企业急需实现数字化,却花不起钱,在资源投入方面很纠结。

  • 对软件开发商而言,由于规模效应很差、卖不起价,导致利润率很低,导致没有钱投入技术研发,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。

过去多年,软件公司尝试了很多方法,希望打破上述循环,大部分均已失败告终。但是,云计算的兴起带来了一个新的希望:它可以彻底改变软件行业,将它变成互联网行业的一部分——这就是阿里云等厂商提出的“To B互联网”。

我毫不怀疑云计算的意义,但我一直对它在企业端的应用半信半疑:众所周知,云计算分为IaaS(基础设施即服务)、PaaS(平台即服务)、SaaS(软件即服务)三个层次,其中IaaS发展的最早,但是PaaS和SaaS才是应用真正“落地”的地方。如果云计算不能提供丰富多样的、契合业务需求的应用程序,那么企业的实际需求还是得不到满足,“To B互联网”也还是一句空话,仅此而已。

现在我认为,在阿里云与钉钉深度融合、形成“云钉一体”之后,中国的To B互联网问题或许能得到解决,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低代码开发。我会把“低代码开发”与方兴未艾的短视频行业做对比:

  • 传统上,视频剪辑和包装是一门很专业的工作,需要高成本的硬件和软件,以及专业训练的人员。这样虽然能够保证视频的工业标准,却也导致了极高的成本、极低的产出效率。在这个时代,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UGC视频。

  • 抖音等短视频APP的崛起,伴随着剪映等入门级移动剪辑工具的普及,任何人都可以在手机上随时完成视频后期处理。除了剪映,还有快手的快影、B站的必剪、微信的秒剪……就连自动配字幕也变成了标配。有了这些平民化的工具,“全民UP主”的短视频盛世才能成为现实。

  • 低代码对于企业应用软件的意义,就像剪映/快影对于短视频的意义——大幅降低开发门槛,让全体业务人员都有机会做开发人员。这样就能以更低廉的成本开发出更符合业务需求的应用。

  • 钉钉搭,则是提供了一个广场,把剪映/快影/必剪聚合到一起,任何人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工具。并且,又给剪映/快影/必剪提供更底层的能力,例如通用的高质量素材、强大的AI、虚拟偶像技术支持等。

在2014年,“低代码开发”这个概念刚刚提出时,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噱头。去网上搜一下就知道,那年头对“低代码开发”的吐槽层出不穷,诸如用户体验差、留存率低、不能真正降低开发工作量……然而,随着底层技术的进步、应用开发的标准化和模块化,“低代码”慢慢成熟起来了,不但产生了一批独角兽企业,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巨头入局:

  • 2019年3月,阿里云推出了“宜搭”低代码SaaS开发平台,并于2021年1月与钉钉实现整合。

  • 2016年,微软推出了低代码开发平台PowerApps,声称这是“下一个面向云和企业的10亿美元级业务”;PowerApps于2020年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。

  • 2018年,西门子收购了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,将其视为一项重要新兴业务;Mendix平台已经于2021年初进入中国。

  • 2020年11月,腾讯云也推出了低代码开发平台“微搭”(WeDa)。

我觉得,如果低代码开发的愿景能够实现,不但可以提高企业的数字化水平,还能大幅降低应用开发成本。为什么呢?因为低代码允许熟悉业务的人自己开发应用,这个过程对技术的要求越来越低,对业务理解的要求越来越高。老板电器在钉钉上开发了一百多个应用,几乎全是通过可视化的“拖拉拽”方式完成的;合肥的一个小学校长,一个人就开发了50个校园应用,其中最快的一个只用了10分钟完成。仅仅在两三年前,这种事情还是无法想象的。

对于专业软件公司而言,低代码开发也是一个很好的新武器,能够加快产品迭代速度、响应企业客户的需求。用友、金蝶等大型软件开发商都有产品登陆钉钉,他们可以借助“搭”,来快速解决用户大量的个性化需求。对于小型开发商而言,机遇甚至更大——浙江锐智这家2017年才成立的创业软件公司,仅仅用了三个月,就在钉钉的低代码平台上搭建了一个完整的、面向中小企业的MES系统,获得了一大批意向客户。

在我看来,低代码平台成功的关键在于两个字:开放。这个开放有两层含义:第一是平台上各类应用之间的互联互通、数据共享;第二是各个不同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。事实上,就算是苹果App Store,也不能做到第二点——众所周知,iOS应用是很难与安卓应用互联互通的,所以你玩的手机游戏才会有“iOS区”和“安卓区”的区别。

令人欣慰的是,钉钉在应用层与用友软件合作,而用友也有自己的低代码平台,这没有影响两者的合作。在阿里云峰会上,“钉钉搭”平台的负责人叶周全表示:用友的低代码平台有很多财务上的know-how, 未来也可能在钉钉上架;“钉钉搭”在入口上可以集成合作伙伴,在业务上则是“被集成”,例如让合作伙伴直接调用钉钉的技术和业务场景能力等。如果这是真的,那么这种心态无疑值得赞许——低代码是一门开放的生意,只有彻底的、双向的开放能够带来整个生态系统的繁荣生长。

过去多年,我一直觉得To B互联网是一句空话,因为互联网行业无法解决中国企业软件领域的恶性循环,也无法以低成本、高效率的方式解决企业的痛点。现在,我看到了一丝曙光:在“云钉一体”的环境下,以低代码开发为武器,以开放的心态构建企业应用生态,或许真能解决问题。到了那时,To B互联网或许真能与To C互联网一样,成为一个万亿级别的生意。

当然,我们离这个愿景的实现还很遥远,万里长征才走完了第一步。无论如何,梦想总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